国泰君安期货说下多种渠道筹资加快补充资本

在鼓励中小银行多渠道增资的政策背景下,7月份以来,广州银行和重庆三峡银行先后披露了首次公开发行招股说明书,随后上海农村商业银行更新了招股说明书,厦门银行通过了审批。在h股市场,渤海银行于7月16日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成为2020年内地首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银行;随后,记者从东莞农村商业银行获悉,该行已向HKEx提交了听证会信息,并计划在主板上市。

除了通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补充资本外,根据国务院财政委员会的部署,省级政府将发行专项债券,认购中小银行可转换债券,作为合格的资本工具,国泰君安期货也将成为非上市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新途径。据银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上述地方政府专项债务总限额为2000亿元,支持18个地区的中小银行。目前,一些省市已经开始研究如何利用好这笔资金。

新皇冠肺炎爆发以来,国内中小企业的经营和现金流受到了重大影响。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促进企业有效恢复工作,国家一直鼓励银行增加对企业的信贷供应。信贷扩张无疑将进一步增加银行资本的消耗。因此,主要为中小企业服务的区域性中小银行面临着更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国泰君安期货说下多种渠道筹资加快补充资本

中国保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中国商业银行的整体资本充足率为14。53%.其中,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占16。14%、13 .44%、12 .65%、12 .81%.显然,以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0。5%的监管红线的安全边际较低,与2019年底相比进一步降低了0.5%。05和0。32个百分点。根据央行金融稳定局的数据,中国4005家中小银行中有605家的资本充足率低于最低监管标准,这表明中小银行加快资本补充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对此,交通银行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兼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的背景下,商业银行信贷资产配置增加,资产规模持续扩大,对加快资本补充提出了更高要求;与此同时,商业银行向实体经济盈利的要求不断得到落实,国泰君安期货的低利率差距已经成为常态。商业银行盈利能力减弱,内源资本补充能力下降;此外,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疫情影响,商业银行不良压力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将消耗大量资金。同时,潜在不良风险造成的资本缺口也不容忽视。

事实上,中国银行业的资本补充经历了一个从大型国有银行到股份制银行,再到区域性中小银行的过程。国泰君安期货采取的措施也从注资、资本引进和上市扩大到资本工具的持续创新,包括二级资本债券、优先股、永久债券和地方特别债券。

鉴于门槛高、审计时间长,中国4000多家中小银行中的大多数仍无法上市。目前,在全国农村商业银行中,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资产规模排名前五,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仅在h股上市。以上海农业商业银行的行为为例,截至2019年底,该行总资产已达9302亿元。87亿元,居全国农村第三位

华泰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国内银行主要依靠混合资本工具来补充外资,包括可转换债券、优先股、永久债券和二级资本债券,2019年占90%以上。但是,由于优先股和可转换债券的发行人在2019年7月和8月才从上市银行扩大到非上市银行,且在2019年1月向非上市银行推出永久债券后存在一定的时滞,上述资本补充工具尚未在地区银行全面铺开,因此大部分地区中小银行主要依靠二级资本债券补充资本。尽管自2020年以来,在政策引导下,永久债券的发行明显增加,但其他一级资本在地区中小银行资本构成中的比重仍然过低。总体而言,补充渠道仍然有限,发行资本工具门槛高、流动性不足等问题已成为地区银行补充资本的障碍。

鉴于中小银行融资缺口不断扩大,资本补充渠道有限,2019年下半年以来,国务院财务委员会多次强调“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中国保监会和中国证监会修订《关于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的指导意见》:“股东超过200人的非上市银行将在满足发行条件和审慎监管要求的前提下,直接发行优先股,无需在新三板上市”;中国证监会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非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业务实施办法》;今年5月,中国银监会修订《中国银保监会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银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项的通知》等。随着优先股和可转换债券的发行人扩大到合格的非上市银行,对保险资金投资二级资本债券和永久债券的限制进一步放宽,银行发行了资本补充工具,以获得更好的投资环境。

最近,又一项重大的优惠政策出台了。2020年7月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今年新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务限额中安排一定数额,允许地方政府支持具有可持续市场化运作能力的中小银行按照法律法规认购可转换债券补充资本。唐建伟认为通过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券筹集资金,然后向中小银行注资。有几个原因。一是中小银行实力弱、评级低,发行资本补充工具补充市场资本不可行;二是有利于发挥地方政府的属地管理作用,加强金融风险的防范和化解;第三,地方政府专项债务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以中小银行加强为中小企业服务、支持保就业、完善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机制为前提,有利于迫使中小银行回归原点,认清定位,扭转部分中小银行偏离主业的局面。

“监管调整和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通过特别债券认购可转换债券等资本工具是本轮资本补充的重点。除了可转换债券作为主要资本补充渠道外,其他混合资本补充工具也是可选的,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华泰证券研究所的沈娟表示,未来政策有望在创新资本补充工具、改善现有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环境和投资环境方面,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开辟更多渠道。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